索马里自杀爆炸袭击,摧毁酒店,还造成了中国方面的人员损失,再次为中国敲响恐怖主义警钟。让中国政府开始思索海外反恐的急迫性。

正如许多当地分析家所指出的,此次袭击的目标经过精心选择,贾吉拉酒店紧邻摩加迪沙安保系数最高的“环国际机场地带”,后者虽有众多“青年党”垂涎三尺的目标(如联合国机构驻地、非索特派团总部、多个西方使馆等)但得手概率很低,而这座酒店相距不远,同样是包括中国、卡塔尔、肯尼亚、阿联酋等国使馆和一些重要国际新闻机构的驻地,也是索马里政府要员及其家属经常光顾的“地标式建筑”,一旦出事足以震撼这些重要目标,安保系数又低得多,成为恐怖分子觊觎的对象,绝非偶然,非索特派团索马里南部行动指挥官恩朱古纳中校(PaulNjuguna)更进而指出,这并非单纯的恐怖袭击,而是一次精心策划、组织的“非对称作战”,且不排除在酒店内有恐怖分子的“内鬼”。

中国何时敢于对恐怖主义亮剑
索马里一酒店遭袭

索马里素称“东非之角”,是中国多条重要海上航运命脉的穿行汇集之地,也是中国“一带一路”无法绕开的节点,为确保自身海外利益,履行国际义务,中国对索马里的和平、安定素来十分关注,在海上,自2008年底至今,中国海军已动用舰艇执行了20次反海盗护航行动,在陆上,中国则积极支持联合国、非盟旨在恢复索马里和平、安定的一系列行动,并给予前索马里过渡政府和现索马里当局以各种支持、援助。

事实证明,尽管奥巴马在事发前一天刚刚宣称“索马里青年党已被削弱”,但索马里并不太平,恐怖组织仍有极大的破坏意愿和破坏能力,并构成对包括中国在内各国安全、利益的极大威胁。不仅如此,索马里襟带阿拉伯半岛和非洲,北望红海。苏伊士运河和地中海,南接印度洋,地缘政治地位至关重要,如果这里被恐怖势力占据,就会构成西起大西洋、东至东南亚的“恐怖链条”,反之则会形成商贾往来不绝的“和平之环”。国际社会正是鉴于这一要害关系,才不惜工本投入索马里的和平重建,而极端恐怖主义者也绝不会闲着——青年党及其前身“索马里伊斯兰法院联盟”(ICU)一直是“基地”的铁杆效忠者,近来“伊斯兰国”又加紧对青年党又大又拉迫其效忠。此次酒店爆炸,无疑为原本对索马里局势持过分乐观态度的人们敲响了安全警钟。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在索马里局势未彻底稳定前,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投资和旅行是题中之义,但有些在当地的“存在”是无法避免甚至义不容辞的,如此次殉职的中国武警和UniversalTV电视台记者阿布迪卡里姆(MohamedAbdikarim,),以及设在酒店内多国使领馆的外交官们、多国传媒机构的记者们等,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尽可能为他们提供更安全的工作环境和更可靠的保障。

事实证明,不论美国津津乐道的无人机袭击,还是各国锲而不舍的海上护航,都不足以从根本上改善索马里的安全局势,相反,非索特派团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笨办法”,辅以战后恢复重建、安居乐业的和平感召,才是最终解决索马里问题的出路。由于非洲各国财力有限,非索特派团在兵力投放、后勤保障等方面一直存在相当多的困难,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其战斗力,国际社会应从某些不切实际的“宏大战略”中回归现实,踏踏实实地给非索特派团“输血补气”,就目前而言,这是确保各国在索马里乃至整个地缘政治范畴内战略利益安全的最有效途径。

索马里自建国起便战乱不断,更不时成为一系列重大恐怖袭击事件的主题词,即便如此,26日的摩加迪沙大爆炸仍让许多人感到意外、感到大吃一惊,足见人们对这片干旱、贫瘠的“东非之角”缺乏应有的关注。为自身利益安全计,这种“灯下黑”今后也应力求避免。

可以看出,中国还没有对恐怖主义说不的意思,但是言语上的表达是不够的,如若中国方面参与反恐军事行动,可能招来的是各方面恐怖组织的报复,本来国内就有东伊运势力作祟,如果海外设施和国内再被恐怖主义牵制,在经济如此疲软的现在,参加反恐不适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