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很多人“针扎”是假的,“汉人大示威”也是子虚乌有!乌鲁木齐很多人“被扎”是假的。7.5那次190多死者,1000多伤者,很多获得了40多万“国家赔赏”,这在乌市是天文数字,影响深远! 所以这次一发生扎针事件,很多人就动了“心计”,以为“被扎”后同样可以获得“国赔”--即使少量赔赏也不错啊!所以几起“扎针”个案传开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数百起,并且还在呈几何成长…政府高层和外界都被吓坏了!以为又是什幺重大阴谋,有组织的恐怖要案… 其实,只有底层老百姓才知道这里的“猫腻”,当局和外界可能并不知道。我们的很多亲友就在乌鲁木齐住,他们最清楚这里的情况。今天邻里串门说:“楼下老王”就是自己扎的。昨个报案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会赔多少?你们要不要也去试试? 这是中国社会悲剧!是政策和制度缺陷!得赶快弥补啊! 所谓的汉人“大示威”也是子虚乌有! 出事那天集聚的绝大多数只是正好路过的旁观者,只有个别人鼓騒几句而已!根本就不是什幺有组织、有计划的汉族“万人大示威”。 那天有人被扎后,围观路人越来越多--汉人嘛,就这点出息!大家耳嘴相传,说有汉人被维族扎了“艾滋针”。其中,就有人起哄,喊口号,大骂维族人,就这些。 结果,高官害怕了。上报说数千汉人示威,处理案件的警察和维族罪犯被围。王乐泉也来了,还用高音喇叭喊话,要大家散开--结果,你们也猜出来了--围观的汉人(也有维人)就更多了!有人大声鼓騒,还有一个年青人向王扔矿泉水瓶。直到被武警驱散,就没事了。 当然,这些天来,汉人心里的确对维人憋了一肚子气,也不乏想借机发泄一下的--还出了人命。但新疆的局势,就那幺会事,越害怕越有鬼,不怕就没事。根本没外边报道的这幺利害、邪乎! 另外,今天自治区政府对“针扎”犯罪,推出了“严刑厉法”,却不见“巨额悬赏”举报人,真是笨到家了!犯了军法之大忌:“赏罚不分”,谁会卖命? 其实,在经济社会,在目前的维族社区,“巨额悬赏”维族线民,才是逮捕罪犯最有效的“专业化”手段! 古语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提交者:新疆人 http://blog.dwnews.com/?p=57053以上是“新疆人”网友发表的贴子。从“扎针事件”某些个案看,我认为某些“愚人造假”可能性是有的,了解新疆情况的专家也应判断出来。乌鲁木齐是个大都市,每天发生的任何小事加以“汇总”,都是惊天数字。即使把新疆每天的车祸、打架人数“汇总”一下,也是惊人的,但那是全世界每个城市都在发生的事,没必要大惊小怪。 这当然不是说新疆所有“针扎犯罪”都是假的,但可能没那幺严重。从传播学角度出发,应参考和公布各方面的实际信息,避免极端的“单边信息”或封闭信息,造成“信息不对称(asymmetric information)”导致决策失误,民众恐慌。 中国政府应对所有报案者彻底清查,以迅速结束和破解“扎针事件”。并采取几项措施,以避免案情继续复杂化,避免某些个人愚行,影响到整个新疆的安定与民族团结: 第一、“被针扎”受害者若没重大伤害或生命危险,只能得到相应治疗,不会获得任何赔赏; 第二、即使有证据确实是严重受害者,也必须经过严格的司法调查,才能确定案件是否成立,应否获得赔赏; 第三、所有报案必须经过严格审查,任何谎报案情,或伪造“被扎案件”者,将会遭到刑事处罚; 第四、各级政府和媒体,及时向社会公布个案真相,公开案件进展,以预防同类案件再度发生,消除社会恐慌。 第五、赏罚分明。严刑重罚恐怖罪犯;巨额悬奖提供线索而导致罪犯被绳之以法的举报者(可以匿名);追究谎报假案者的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