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冰是我同事的女儿,她上中学时我就认识她。有一年我去武汉出差,她也要去武汉办事,于是和我同行,和我随行的还有单位的财务处长和一位行政部门的副主任。一天,我们在武昌街头走,遇到一位算命的老先生,他一定要给我们算命,我们想不妨娱乐一下,他算我是处以上干部,算财务处长财运大于官运,算那位副主任官运无量,这些结论好像多少都与事实沾边儿,给小冰算命时我们没有听,晚上回来,小冰告诉我算命先生说他命中有3个男人。

小冰的第一个男朋友是香港人,英文名字叫沙文。1986年小冰即将大学毕业,那年圣诞节沙文来看她,不知用什幺手段哄小冰与他在宾馆同住了一夜,不久小冰就和他坚决的断绝了来往,我听小冰的母亲说,小冰认为沙文很下流。后来想起来,小冰是传统的大陆女大学生,沙文是见多识广的香港人,也可能是情场老手,不小心露出真相因而被小冰拒绝。我认识的一对青年夫妇都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丈夫在文艺单位混,后来有了外遇,闹起离婚,那个外遇女孩我也见过,确实很风骚,我劝那位做妻子的要多些女人味儿,谁知他的妻子很坚决的说:“他想要我做哪些下流女人做的事我坚决不做!”可能小冰和沙文分手与这对夫妇有相似之处吧。

一年后,小冰去了法国上学,打工时认识了一个法国男孩普特里,普特里是个老实的孩子,不爱读书,但做些小生意很聪明,他的家庭是普通法国人家庭,后来小冰嫁给了普特里,在经历了浪漫的恋爱季后,小冰不能容忍普特里的得过且过不思进取的生活态度,两人开始争吵,因普特里的父母很喜爱小冰,婚姻坚持到了小冰入了法国籍,这段时间普特里也偷偷带情人到父母家住。

入了法国籍的小冰在离婚后主要做中法贸易工作,多年有一半时间在国内居住,这次她比较现实,与一位比自己大20多岁的事业有成的民企老总结了婚,工作顺利生活平静,只是过了生育的最佳年龄,两人领养了一个孩子。

回想起来,武汉的那位算命先生还真的有点预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