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以信指反渗透法仓促立法 学者:重要的是内涵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外交及国防组顾问陈以信。记者胡经周/摄影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外交及国防组顾问陈以信今天说,反渗透法草案是想用「王立强案」来强化正当性、仓促立法;健行科技大学企业管理系教授颜建发说,有需要的东西快速通过,不见得是草率,重要的是内涵。

立法院内政委员会今天举行「反渗透相关法制立法」公听会,邀请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列席。

内政委员会召委、民进党立委李俊俋说,最近中国介入台湾选举行为不断,渗透、防堵要如何处理,希望在立法过程听听学者专家意见,立法院本来就是多元社会、呈现不同声音,「学者专家的意见我们都尊重」。

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外交及国防组顾问陈以信说,若民进党团将反渗透法草案逕付二读,跳过委员会审查,仓促立法不符正当立法程序;既然行政院是执法机关,那行政院版本、意见在哪里,未来执行上会不会有困难。

陈以信质疑,执政党立法时间非常仓促,是不是想利用「王立强案」来强化正当性、抹红国民党,他认为王立强案要加速侦办,但反渗透法立法脚步要放慢,一码归一码;反渗透法是不是中共代理人法的借尸还魂。

健行科技大学企业管理系教授颜建发说,有需要的东西快速通过,「不见得是草率,重要的是内涵」,最核心问题是中共对大选的干预,这是最急迫的;台湾作为民主同盟一环,要捍卫民主法治,又看到香港现在的状况,台湾在第一线受到威胁最大;法也许不完整,之后都可以再修,「立法是要安人心,这是很重要的」。

台北医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教授张国城说,中国对台渗透行为无孔不入,民意认为相关法制规定不足,他个人也认为,两岸人民关係条例修法、订专法要并进,如果不能有效执行,订再多法律也没用;但民进党团版草案对「渗透」的定义还不够清楚,要再更明确定义,将来执行会更具效力。

国民党中央政策委员会副执行长吴育昇表示,反渗透法立法时机不宜、立法时空不当、立法内涵争议过大;选前40几天突然送出草案,是中共代理人法的2.0版,且明年大选后新民意即将产生,此时立法非常不负责。

吴育昇说,法案内容明显有违宪争议,侵害人权、新闻自由,会变成特别法,超越所有相关法律;之前政府才说守护国安最后一块拼图已经完成,「现在非要反渗透法?」且今天没有行政院版、情治单位的版本,难道国安疑虑靠民进党团版本就能完成吗。

台湾智库执行委员赖怡忠表示,如果企图用单一立法要全部涵盖,很有可能挂一漏万,他认为应逐步把漏洞填起来,今年通过的国安五法是针对个别部分修补,这和反渗透法是特别针对选举、游说规範的範围是不一样的。